动力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如何速通柯学游戏 > 章节 017.
chater 017
我晃了晃手里的在额角作挥手致意的样子,同面前这帮非法入室现行犯打了个招呼。
“诸位随意啊,就像到自己家一样,随便坐、随便坐。”我和气地说道,右手手掌示意他们面前有很多沙发、凳子任君挑选。
安室一把拉开了窗帘,月光照耀下他严肃的面庞美型依旧,他踏过面前地上的狼藉,对我说“抱歉,之后会有人会来跟你商讨赔偿事宜。”
我惊奇地看了他一眼,意识到我们之间并不是警察与犯人的关系,不然跟他们探讨赔偿事宜的人应该是关红英又或者黑泽阵才对。
统啊,你是不是缺少什么背景介绍啊
系统暂未检测到存在相关缺漏。
我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对安室不,应该说是降谷,灿然一笑“这都是小事,不用在意。降谷警官。”
降谷拉了一张餐凳放在我面前,自己坐下了。
现在我们几人之间的布局让我非常不适,显而易见的我离大门最远,而降谷挡在我能离开的必经之路上。如果他伸手打开循环送风系统的制冷系统,调到十六摄氏度的话,这恐怕就是在标准不过的审讯室结构了。
降谷“你还没有正式认识我的同伴们吧”
我笑眼盈盈,看着梅干菜男说“风见警官是吧很高兴认识你。”我将扶手上的证件抛给风见裕也。
“我们无意深夜前来打扰你,但你知道的,外面人多耳杂,谁都不知道坐在我们隔壁的人是做什么的。你可以理解吧。”
降谷的表情依旧严肃,他这少有的神态之前都只是一闪而过,这次让我新奇地多看了他几眼。
正如我之前评价的那样,这表情很适合他,少有的将杂糅的气质都诠释得很好的角色。
我对着降谷哼笑两声。
降谷无视了我有点阴阳怪气的笑声“我们在调查一个案件时发现了一份文件,你认识関紅英吗”
我认识,当然认识。
鉴于华特口中那只银毛的实验产物被我叫做哥,那被他继承了基因又作为跟我同姓的关红英,我很难不认识这个可能被我继承了姓氏的人吧。
我哈哈一笑“我能不认识吗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模棱两可地回答后,我反客为主地问道。
风见答到“由于保密条例,我们只能告诉你这是我们正在调查的一个案件相关、”
我右手手掌拍了两下扶手,不耐地打断他“我以为这会是我们彼此开诚相见的一次谈话,我现在向你们展示了我的诚意,却没有看见你们想要合作的意思啊”
看见他们霎时间沉默,我把握住机会,微笑着扫视一圈“所以,你们发现的那份有关关红英的文件,是什么情况”
降谷“你直呼她的名字是跟她关系不好吗”
他真是个相当敏锐的人。我感叹。
“倒不至于,你知道我们的情况的吧”我把问题甩了过去,感觉我们像在玩抽鬼牌,用模糊的语言和动作,判断着彼此手中的牌面。
“抱歉,我猜你可能也不太想谈这件事。”
我藏起了自己抓心挠肺的好奇心,降谷究竟知道了什么啊
我靠上沙发背,粗声呼出一口气“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们还是来聊聊正事吧,说不定我有可以帮的上你们的信息。”
才怪,我觉得降谷知道的事可能远比我知道的多得多。
想到这里,我突然看向风见“你当时去了主人房吗”
风见被我突然转移的问题,打得措手不及“啊”
“二楼的主人房,你进去了吗”
他冲我摇了摇头,“我还没来得及去。”
降谷“主人房有什么线索吗”
我幽幽地看了他一眼,“也许有吧,但也得有命去拿。”眼见着风见就使着眼色要让灰西装们去一探究竟,我又强调一次“我没开玩笑噢。”
完全没人听我的。
我叹了口气,反正他们也没那么快能到那里,就随他们去了。
我望回降谷“我给了我的情报,你的呢降谷警官。”我向他摊开掌心,作抓取的动作。
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随即示意风见,风见掏出他公文包中的一份文件向我递来。
那是一份公安袭缴某暴力团走私线的档案,编号16,我边翻看,降谷边在一旁解释道
“这是近十年前公安处理掉春山会时的记录。你手里这份档案,如你所见,是其中走私武器和战略物资的部分。当时所有涉案的人员都已逮捕,现在陆续在准备审判中。但你看线人这部分,”他翻到一页,指着照片的一角,问我,“这是b,也就是関紅英,对吗”
我看着那角用发绳扎着也如瀑布倾落的红色卷发,不置可否“我想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
但会让上任朗姆以那样残酷方式死去的关红英,真的会去当警方的线人,并在留下如此具有决定性证据的情况下,还从afia的情报网中全身而退吗
“她最开始是怎么跟公安接触的”我忽然发问。
风见的声音顿挫分明“邮件。她发现了我们潜入春山会的卧底搜查官,直接给他的电子邮箱发了邮件。”
他从公文包里拿出另一份文件,翻到某个邮件截图
to 山本君
ti 03:02
date 19910212
你今天的幸运时间是晚七点
fro 関
什么
我又看了一遍邮件内容,只觉得关红英着实是有点忙过头了。
这不就是她跟上任朗姆发生原因不明的争执,并决定让上任朗姆极速往生的那天吗
我把邮件截图的这份文件交还到风见手里。
春山会的案子相当庞大,犯罪网络枝繁叶茂,甚至涉及几位日美高官。
我问“自那之后,公安还有收到她给的线报吗”
降谷点点头,肯定道“我们与関紅英保持了长期合作,她以线人的身份为我们了相当多不法团体和分子的情报。直到三个月前我们再也没能联系上関紅英。”
这些人谈及関紅英失联或死亡的时间大相径庭。我低下头,让我的表情融化在黑暗里。
组织内部认为她早就死了,就连与她有杀父之仇的现任朗姆,对我下手也只是不痛不痒的手段,如果仇敌未死、仇恨未了却,他还能用这么柔和的手段吗
而公安这边
我抬起头,发现风见按着自己的耳麦说着些什么,我怀疑他们已经准备进别墅了。
我低头将文件最后两页迅速浏览完,里面是缴获的走私武器和战略物资清单,还有涉案人员名单。
令人意外的是,前文曾提及的头目最宠爱的孩子,竟然从这次大清洗中全身而退了。
“这个头目幼子,与那原凭洲,一点问题也没有吗”
降谷“当时没有查到他知晓这一切的证据。”
我哼笑两声。
降谷想了一下,补充道“他现在是百稻会的头目。”
“百稻会”我想起了这个名字是在哪听到的了,于是笑得愈发大声。
我笑得人仰马翻的时候,射灯下原先忽明忽暗的降谷的瞳孔突然缩小。我看向风见,他则是脸色大变,他颤抖着嗓音跟降谷说道“降谷先生”
“别墅那边出什么事了吗”我擦去眼角笑出的泪水,表情恢复漠然地问道。
降谷眉宇间一片阴沉“我们的人进主人房门的时候就”他语气略带迟疑。
我明白,我也是看了系统的死亡回放才知道发生什么的。
我叹了口气,对降谷和风见说“再见,警官们。”
两人的表情均是惊疑不定。
系统,帮我回档到自动存档。我对系统说。
已为你回档到自动存档。
我熟练地抱住冰冷的阳台栏杆,看着仓皇逃离的风见的背影,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好想休息。
这五点睡,六点起,一周上七天的美丽生活,我好想逃。
我翻过栏杆,在阳台站定。我问系统“我可以用你的视野吗”
可以的,玩家。已为你替换视角。
我的视野骤然变成上帝视角,我尝试着走了两步,甚至还没能走进室内,我第一次知道自己还会晕3d。
“呕”我扶墙干呕,“能不能换成第一人称,但还是统宝你的视野”
好的,玩家。
舒服多了。
我终于能站直身子拉开阳台门,抬眼间,我面前的一切覆盖上了令人缭乱的油彩,原本气势磅礴的室内装潢一改天地,变为一团又一团艳丽又抽象的油彩。
丝缎般柔滑却又带着濡湿的感觉从我扶在墙上的手掌传来,我迅速收回手。扭头看去,一团绛红色的花朵在我手边无风自动地摇曳着,旁边锦簇的花团间隙,还有颇为诡异的各式玩偶在其中坐着。
这下好了,除了3d晕眩症,我又当场确诊巨物恐惧症了。
看着这朵能给我当床睡的花,我缓缓地抱着自己面条般一阵酸软的腿,滑坐到地上。
“咔咔”
花丛里,一只长着羊角的小狗玩偶嘴巴动了两下。
我起身将它拿起来,它应该是木质的,重量不算轻,但还在能单手提起的范围。
头不太好抓着,我又换成拎它的脖子,这个角度看它尤为生动可人。
“咔咔”因为离得近了,我听到它体内似乎像是有种磁带倒带的声音在响,随即两个小女孩清脆的对话声突然在小狗玩偶的口中流出
现在已经在录了吗
没错红,你以后就像这样,只要与它接触的部分有念,无论你是特地给它输入,还是保持缠的时候抱着它,它就能把所有的声音记录下来噢。
我端着这个小狗玩偶,与它用纽扣粘出的眼睛对望着,两厢沉默。
“这不科学”我喃喃道,“统宝,你对此有什么头绪吗”
不然玩家问问神奇海螺吧。
我灵光一闪“等等,系统“我阴狠地说道,“既然你的视野才能看到这些、呃、生物说明你和他们是同源的啊你就说,你说的神奇海螺,是不是你自己”
玩家和红名们还都是人类呢,不是也不知道对方的来历吗
“”我恶声恶气“你你你你强词夺理你胡搅蛮缠”
说是这么说,但系统讲的有点歪打正着的感觉。
我虽然被它说服了,但还是倒打一耙、一锤定音“你进病毒了。”
系统没有没有
我无视被我说得逐渐抓狂的系统,将小狗玩偶放回地上拍了拍它的头,转身走向主人房。
走到半路,我决定扯一朵花当替身,就你了,长得像大蓝闪蝶的花。
我拖着这个比我还高的花,走到主人房虚掩的房门口。花朵们簌簌地摇动声里,我左手掏出,揭开保险,举起瞄准;右手一把薅起大蓝闪蝶花挡在身前。
我稍作回忆,学着松田的动作,猛然向前方的大蓝闪蝶花作了前刺踢。
在一瞬类似杏鲍菇的脚感后,大蓝闪蝶花弹射起步,在撞开房门的瞬间,一只闪着寒毛的鳌首先垂落,再然后是披着紫黑色绒毛的躯干
这千钧一发之际,我能感受到自己视野里的一切都变成了慢镜头,我三点连一线,瞄准了那巨大的蜘蛛的躯干这么大的面积,完全无需挑战自己的射击技术时间似乎没有流动,我在震声的、连续的枪响后清空了自己的弹夹。
“不客气。”我挥散面前的硝烟味。
一切恐惧只来自火力不足。我稍作打量面前这举流出荧光粉液体的蜘蛛尸体,便跨过它走入主人房。
我知道佐藤他们快到了,我得抓紧剩余不多的时间。
时间仓促,我恐怕只能检查常规的适合藏东西的地方。我戴上油蜡皮手套,在床头柜一阵翻找,不做挑选,全部打包带走。
黑泽,向你学习。敬礼
扫荡完床头柜,我顺手拍了下床头的枕头,没想到竟然还能有意外收获。
我掀开枕头,一把银色的左轮放在底下。打包带走。
我正把它揣在背后呢,隐约听见楼下传来交谈声,一男一女,哈哈,我赌五毛宫本在看小孩,佐藤和萩原准备来查看。
我反锁上房门,万幸这个门锁还很顺滑,几乎没有发出声音。
随即我以最快速度扫荡了洗手台镜面收纳柜里的药物;衣帽间贵重饰品下,掩藏在饰品海绵托下的几套证件;以及沿着摄像头线路,十分顺利的找到的那台常亮着的便携电脑。
感谢上天的恩赐。我抄上他们,全数塞进衣帽间的黑色无标手提包里。
然后带着全新的战利品们从主人房的阳台准备翻下一楼,我站在阳台上,发现这里视野格外地好,银杏叶纷纷扬扬落满后山山头。
这也就意味着,这个角度没人看得见
我将战利品包甩出栅栏,三两下后,我也翻到栅栏外,草草用银杏叶掩埋了背包。
我转身跑向上一次风见逃跑的方向,然后装作体力不支正往回走的样子,正正撞上分头寻找我的萩原。
这回怎么是萩原啊
我顺着被撞飞的力道,一屁股坐在地上,无比泄气。
公安,你们欠我的用什么换。呜呜,不让你们作死,就换我来受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