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力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男主怀了我的崽 > 第25章
第25章
这话一出,夜渐鸿唇角抽动一瞬,没想到看着风光霁月的大师兄会说出这种话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有点大跌眼镜之感。
“好吧。”赤梵天松开他的手腕,他话虽说得有些露骨,但和夜渐鸿的接触却仅限于抓手腕而已,“师弟之前说身体不适果然是气话啊。”
夜渐鸿稍稍一怔,所以刚刚师兄在给他把脉而他直接将他的手腕都拧折了
想到这,他便觉得心中有些愧疚了。
赤梵天撑着手臂坐起来,抓着自己被拧得泛红脱臼的手腕,轻轻一声骨响,转动着手腕,还是有些疼,却也不是不能忍受。
“师弟好好修炼吧,我不打扰了。”赤梵天双手撑着自己脑袋上,大剌剌躺在自己榻上,闭目养神。
夜渐鸿视线落在自己的靴子上,认真过了一遍两人之间相处,发现赤梵天他也只是嘴上说着那般暧昧的话,但若认真论起,赤梵天对他并未有任何的冒犯行为。
每每情毒发作,也是他自己更主动撩拨,其实大师兄从未有过趁人之危之举
夜渐鸿忍了忍抹了一把脸,嗓音有些发紧“师兄”
赤梵天偏头看着他,因着房间内只有两个人,彼此之间的存在感都是极强的,他问“作甚啊。”
“你的手腕,没事吧。”夜渐鸿咬了咬牙,又想起上次也是这般,他情毒发作误会师兄,用剑刺穿了他的肩膀。
赤梵天伸出手,那只受伤的手,手腕上泛着红肿之色,因为肌肤白,更加晃眼明显,“喏,红了肿了,师弟。”
“对不起”夜渐鸿抿了抿唇,道“师兄下次不要碰我了,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动作,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的身体。”
他的身体会下意识地进行防御,将一些潜在的危险都下意识扼杀在摇篮中,很多时候脑袋都未仔细思考的动作,身体先做出来了。
“嗯,行。”赤梵天轻飘飘地说道。
夜渐鸿见他这般轻易便答应,又是一愣,还以为他会说些别的什么
赤梵天看着他的表情,见他唇角不悦的轻轻抿起,便忍不住轻笑出声。
他翻身坐起来,盘腿和夜渐鸿面对面坐着,两人之间距离不过四尺的距离,他含笑望着他“你瞧你,真的很矛盾啊,我答应不碰你,你还不高兴了。”
“我没不高兴。”夜渐鸿反驳道,可是语气有些虚,因为他刚刚一瞬间确实有一种堵得慌的感觉。
“你骗不了我。”赤梵天手肘撑在支起的膝盖上,视线认真地端详着他“师弟,真的不要和师兄我试试吗”
“漫漫修仙路,真的不要一个能够并肩的伴侣吗”
夜渐鸿在他漫不经心又夹杂认真的目光中,他的手指陷入了肉中,心中重复着他的话,他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
在二十一世纪的夜渐鸿便是一个害怕孤独少年,但是他从小到大都
是一个人生活的,没有父母的陪伴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越是孤独越是渴望。
他曾经想过在大学的时候要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女生,谈一场不分手的恋爱,然后结婚生子。
后来,到了这个世界,他想融入这个世界,也不排斥找个女修一起修炼。
但遇见暮云之后,才算是打消了他的念头,恨意似乎足够抵挡漫长的孤寂。
并肩的伴侣啊。
听起来是个非常美好的愿望。
赤梵天窥见他眼底闪烁着犹豫和渴望,最终化作深又黑的眸光,夜渐鸿望着他,语气缓又轻,“我要不起。”
赤梵天忍不住皱眉,心底有些烦躁了,语气也有些急“为什么你瞧不上我”
“不是的。”夜渐鸿轻轻呼出一口气,心脏像是被带着荆棘的藤蔓团团围住,绿色藤蔓上鲜血淋漓,他一点点拨开藤蔓,露出那颗百孔千疮的心脏。
不畏惧荆棘的藤蔓,因为早就狼狈不堪,痛感木讷。
“我可能永远忘不掉那个曾经在我身上留下烙印的人,他就像是刻在我心上和我身上的疤,以后无论我和谁在一起,牵手接吻亦或者做别的更亲密的事情,我可能都无法释怀和忘记。”
赤梵天心底那股烦躁之意像是被人轻轻吹散了,他表情难得的真实惊讶,目光深深地锁在夜渐鸿那张略微痛苦的脸上。
他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他对夜渐鸿的影响这般大,他以为像夜渐鸿这种不知贞洁为何物,甚至能够和多个女修一同发生关系的人,根本不会太在意的。
就算是男子又如何,不都是一样的步骤和经历吗
若不是面对的人是赤梵天,夜渐鸿断不可能将自己这一面展现出来,他身形显得越发单薄了些,他稳了稳几乎沉痛的呼吸“我这般身心都无法完全交付出去的人,对你不公平。”
赤梵天那双浅色的眼瞳沉淀着一丝复杂之色,唇角轻轻勾起,脸上的表情轻松,似乎毫不在意“这话你前些日子便说过了我说不在意。”
“你才多大骨龄连三十都没有,以后你年岁可能三百年,三千年。你难道想每每午夜梦回时,想到的都是不堪屈辱的记忆被恨意堆砌的夜晚你真的喜欢吗”赤梵天起身,双膝跪在床边,朝着夜渐鸿伸出手心,言之凿凿“师弟,你若信我,便交给我,你此前种种我虽不能保证让你完全忘怀,却也有信心成为你心中第一人。”
“爱比恨更加让人愉悦,爱也能抚平一切伤疤。”
夜渐鸿怔然看着他伸出来的干净手心,眼眶突如其来地涌起一股股热潮,若是从前的夜渐鸿遇见男人的表白,大概两拳上去了,让他知道谁是大小王。
赤梵天居然也觉得有些紧张了,手心都沁出了一丝汗意,明明他只是在演戏啊。
但他瞧着夜渐鸿那张呆若木鸡的脸,又忍不住轻松一瞬,在相同的情况下,对方比他更紧张,他便就会放松些。
夜渐鸿心跳声飞快,时间像是在他眼前发生
了凝滞,视线落在赤梵天眉眼间,那颗炽焰那般耀眼,他不由觉着身体滚烫起来,体内曾经属于赤梵天的火焰沸腾起来般。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手已经鬼使神差地搭在了梵天手心里。
顾西子提醒您男主怀了我的崽第一时间在更新,记住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夜渐鸿顿时一惊,想要抽回手,赤梵天却已经提前一步抓住他的手,牢牢攥住。
“夜师弟。”赤梵天眉眼弯弯,心情似乎非常不错,语气轻快“我便当你答应了。”
“不是”夜渐鸿此刻内心混乱无比,一方面是对赤梵天提议或者说是对他这个人的心动,另一方面他又拧巴的认为,这般决定过于草率,他对赤梵天的了解并不多,虽然已经比一般修士更加密切。
可是成为伴侣还是远远不够啊
“我喜欢的人应该是女修”夜渐鸿最后无力又无奈地挣扎说道。
“嗯,你把我当成女修就是。”赤梵天松开他的手,撩了一下垂落的黑发,不在意地说道。
“”夜渐鸿神情难辨,纠结几瞬,还是一咬牙,既然事已至此,就算是错误也打算去试试了“试试就试试吧,若是不合适”
“若不合适,我绝不再纠缠师弟,以后见着师弟退避三尺。”赤梵天举起三根手指,发誓般承诺道。
夜渐鸿呼吸一窒,沉默了下来,似乎觉得自己这般轻易答应了他有些匪夷所思,这不像他啊。
话音落下,赤梵天和他对视一眼,一时间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赤梵天率先脸上扬起一抹笑容,笑容比之从前在夜渐鸿眼中更加灿烂了些,他视线越发幽深,眼底浮动着一点属于男人的掠夺之色,他说“师弟我上次落在你屋里的外袍可见着了”
“没有。”夜渐鸿撒谎,他的储物袋中完完整整存放着他的外袍。
“哦,那许是我记错了。”赤梵天也并不在意,撑着下巴盯着他,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没说。
夜渐鸿眼神一闪,侧脸对着他,语调很快“我继续修炼了。”
“嗯,修呗。”赤梵天不得不说夜渐鸿这人倒是勤快,几乎不是修炼就是练剑,也难怪修为精进得这般快。
他也不着急和夜渐鸿亲近,今日两人关系已经算是巨大突破了。
夜渐鸿寻思着自己大概是鬼迷了心窍,一颗心自从两人那夜之后便提了起来,生怕赤梵天突如其来的动作。
但是三日来,两人都在房间内修炼,互不打扰,根本没有半点逾越之举,夜渐鸿吊了三天的心也悄悄放下不少。
第四日,赤乙铭终究是忍不住了,跑过来敲响了两人的房门。
赤梵天睁眼,侧目看去,便见夜渐鸿也正巧睁开眸子,两人视线对上。夜渐鸿下意识想躲,又理直气壮地对上,觉得自己不能表现出心虚气弱。
“爹爹。”赤乙铭在外面敲门。
赤梵天穿好靴子,低头看着独自一人的赤乙铭,赤乙铭从他旁
边挤了进去。
赤梵天抱胸看着他,问“你怎么来了”
“蓝师叔被人叫去喝酒了,不能带着我,我就来找爹爹和夜师叔啦。”赤乙铭坐在凳子上,撑着下巴看着正在穿鞋的夜师叔,说“爹爹、夜师叔,咱们出去玩吧”
“你想去哪儿玩”赤梵天伸了个懒腰,眯着眼询问道,语气也不像是想拒绝的意思。
“去外面逛逛呀,这边也有集市吧”赤乙铭说。
“行吧。”赤梵天答应了,然后看向夜渐鸿,问“一起去”
夜渐鸿现在和赤梵天相处有些发怵,脸上出现犹豫之色,拒绝道“你们去吧,我三日未练剑,还是”
“我陪你练,今日就不去了。”赤梵天想也不想回答说。
赤乙铭虽然满眼遗憾,但还是乖巧地说道“那爹爹和夜师叔练剑,我在屋里看书。”
夜渐鸿“走吧,练剑事宜等回来也不晚。”
赤梵天便笑了,目光灼灼盯着青年那张棱角分明的清俊脸庞,目光清明冷淡。他丝毫不女气,相反带着一丝冷硬的意味,但此刻无奈答应的样子,便显得有几分柔软和妥协。
“师弟,若是想买什么只管和我说,我给你付灵石。”赤梵天牵着赤乙铭的手,走在夜渐鸿身侧,低声说着。
夜渐鸿眨了眨眼,这话很像是他从前刷到的短视频里的霸总,有一种随你刷卡的豪气,但他明明不是小娇妻。
他蹙了蹙眉,道“不用,我给你付灵石。”
“好啊。”赤梵天笑着应了一声,然后推了推赤乙铭的肩膀“赤乙铭如果买东西呢,你也付灵石吗”
“付。”夜渐鸿抿唇说道,瞬间又觉得自己想多了,赤梵天根本没拿他当小娇妻的心思。
蓬莱岛的集市还是和大衍宗集市有很大区别的,在两道周围摆放着许多摊铺,有在地上铺布摆着的精美扇贝田螺状的法器,也有鱼骨炼制的饰品,琳琅满目的东西,带着蓬莱岛的特色样式。
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群,看修为大多都是金丹及其金丹以下的修士,看面相和穿着,能看出区别,都是五湖四海从各个宗门来的修士。
赤梵天买东西半点不手软,瞧见顺眼的便拿了,然后让夜渐鸿付灵石,往自己乾坤袖中一放,半点不带虚的。
赤乙铭手上吃着小鱼干,扯了扯他爹爹的手,脸上臊得慌,有些不好意思的小声道“爹爹,别买啦,夜师叔都要没有灵石了”
赤梵天闻言看了一眼夜渐鸿,见他面色如常,便笑着问道“师弟你听见了赤乙铭让我少买一点。”
“小师侄,没事,师叔还有灵石。”夜渐鸿应声道。
“哦,好吧。”赤乙铭闻言表情囧囧的,没想到和爹爹的悄悄话被他听见了。
“师弟,我刚刚听那个修士说,今日有蓬莱拍卖会,我们去瞧瞧”赤梵天站在他身后,护着他,
挡去了因为人太多,不可避免的肢体接触。
但是这也导致了,赤梵天的胸膛,时不时擦过他的手臂,让他躲都躲不掉。
“好。”夜渐鸿点头,来都来了,自然要去凑热闹的。
赤梵天便轻声问“那拍卖会上我也能随意拍”
夜渐鸿转头瞥他一眼,盘算了一下自己剩余的灵石,云淡风轻地说道“师兄随意拍。”
他身为毫无修仙根基的凡人修士,自己身上这十年得来的灵石,不算少,但是和赤梵天这种两百多岁,且背靠大族的人自然是比不得的。
他都想好了,若是实在不行,他身上师尊和师兄师姐送他的法器不少,就算是抵押,也要咬咬牙,不能在赤梵天面前将着面子落下了。
而赤梵天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他肉疼,只有让他肉疼了,下次才能毫无顾忌地用他的灵石。
两人之间若是道侣,哪里需要分得这么清
也只有夜渐鸿矫情。
明显很多修士都要往秦月楼走,跟随着人流走着,旁边有带着口音的修士叽叽喳喳还价,买东西。
赤梵天趁着人乱,轻轻抓住夜渐鸿的一截手指。
夜渐鸿眉心一跳,原本因为人多浮躁的心情越发躁动起来,他手背血管轻鼓,鸡皮疙瘩全冒起来了,却强忍着没动。
赤梵天面上正在向左偏头看摊位上的某个骨头做的丹炉,感觉夜渐鸿没抽出手指,才一根根地圈住他的手。
赤乙铭长得矮,在人群中只能瞧见一双双腿,正觉得无聊,便瞧见他爹爹一点点牵住了夜师叔的手
他不由瞪大了眼睛,仰头要去看他爹的表情,便只看见了一个认真问价的后脑勺“这个一百中品灵石是不是太贵了啊,五十块怎么样”
若是这般看脸听声,完全瞧不出他正在摸夜师叔的手啊,赤梵天摩挲着他的手指,最终十指扣住。
赤乙铭脑袋又往另外一边一转,便瞧见夜师叔正往右边偏着头,根本没有低下头来看,最终他在两人身后,眼睁睁看着两只手紧紧牵在一起
赤乙铭深深吸了一口气,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凑在两边看,最终趁着夜师叔不注意,他被他爹用一只手眼疾手快地按住他好奇打量的脸,拉到了一旁。
然后赤乙铭听见耳边密音传语,他爹爹第一次给他传语,他才知道原来修士不说话,也可以交流。
“小兔崽子,别盯着你师叔看啊,他要害羞又该不让你爹牵了。”
赤乙铭眨了眨眼,脸上表情依旧有些震惊,嘴巴呈现o形,他还记得从前他轻轻牵夜师叔的手,他可是躲得很快,很抵触反感的
现在爹爹能牵了
真好啊,夜师叔应该很快就能成为他后娘了吧。
顾西子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希望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