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力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逢魔 > 157、157
原家肩负着守护连接世界之门的责任。
守门人,这个词并非指代所有的原家人,而是特指其中的一个,更具体一点,就是指原家的女儿,一出生就拥有着绝对强大的力量,然而身体却比正常人孱弱无数倍。这种病弱,是用尽所有办法也无法医治和调理的,但也不会继续恶化。仿佛是某种制约一般。
守门人永远都只会有一个,因为当新一任的守门人出现时,往往伴随着上一任守门人的死亡。
数千年来,哪怕王朝更迭,江山易主,甚至人间整个变了模样,他们也始终坚守着。
一如既往。
不曾出过半点差错。
偏偏到了原俊雄接掌原家后,意外频出。先是他的妹妹,甩开了照顾她的人,离家出走,音讯全无,多年后,他好不容易找到了她留下的孩子,也就是原安雅的下落,从那片竹林里将其带回原家。
他原以为,原安雅能够顶替她的母亲成为新一任的守门人,最后却发现,事实与想象差距太大,原安雅不止是力量比不上历任守门人强大,身体也更病弱。
“我根本没有选择,她命悬一线,不可能看着她去死”原俊雄说道。
原家肩负守门的责任数千年,若是在他手里,没了真正的守门人,他将会成为原家的罪人,生时不得安宁,死后难以瞑目
所以哪怕那个突然出现的东西,来历不明,意图不清,处处透露着可疑原俊雄还是选择按照对方说的方法去试一试,因为那是最后的希望了,哪怕再渺茫,也不愿意放弃
很多时候,人都是自私了的。
为了原安雅,为了原家,只能选择牺牲那些妖魔。
“当初在做决定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会有事情败露的一天”阿白问。
原俊雄唇角扬起,勾起自嘲的笑来。
他接掌原家时,已过而立之年,见过经历过很多事,有了足够的阅历,已经不是心怀一腔热血的年轻人,分得清是非善恶,知道一旦做出决定,意味着什么,需要面对什么,他想过无数种将来可能出现的情况,一度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与此同时,他也抱着一丝侥幸,想着等原安雅的情况稳定下来后,就停止用药。
他想,反正抓的都是害人的妖魔,以前原家弟子外出历练时碰到了,也会将其除掉,如今只不过多了一道程序而已。
然而这种药,就像是毒品一般,一旦沾染了,就再也没办法摆脱,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原安雅的身体越来越差,需要服用的药量也越来越大。
这就意味着,炼药的药材,需求量也会跟着一起增加。
从一开始只抓害人的妖魔,发展到不管青红皂白,遇到就抓了,到最后连得到玄门承认遵守规矩生活的妖魔都抓了
事情发展到如今,已经完全脱离了原俊雄的掌控。
或者说,从他做出决定开始的那一刻开始,事情就在以一种缓慢的速度,一点点脱离他的掌控。
可是他根本没有选择。
他的内心,日复一日,年复一日的,饱受痛苦与煎熬,已经处于一种极限。
原俊雄渐渐开始厌倦,而玉衡的出现,是一个契机,促使他做出了决定
他想要结束这件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事,终止这一切
并且他已经付诸行动,减少了原家弟子的修行任务,之所以没有彻底停止,是因为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需要慢慢来,不可能一蹴而就。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要放弃原家守门人的身份,他只是想要原安雅而已。因为有玉衡的存在,但她太强大了,不像原安雅那样可以掌控,所以只是备选方案,他真正的打算,是培养出下一任的守门人。
可惜,为时已晚。
原俊雄话音落下之后,只听旁边的朝夕忽然说了一句,“守门人”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淡漠,听起来没有什么起伏,但是又让人能明显感觉得到他话中的疑问。
一时之间,众人的视线,都落在朝夕身上。
玉衡也看着他,而她跟其他人不同,没有什么顾虑,直接就问道,“怎么了,朝夕”
朝夕的视线,淡淡扫过眼前的原家人,而后微微抬眼,仿佛在透过穹顶,看着外面的原家大宅,看着林立的亭台楼阁,雕梁画栋。
“我上一次到你们原家的时候,这个宅子,跟现在比起来,并没有太多的变化。”
一切的一切,熟悉又陌生。
“那个时候的原家,也是能与三大玄门相提并论的存在,但说到底,也只是寻常的修行者,没有所谓的守门人身份。”
这句话,对其他人,特别是原家一行人来说,无异于是晴天霹雳。
“怎么可能”
“你胡说”
“开什么玩笑”
一时之间,原家众人根本无法相信这一点,也顾不上朝夕的身份,下意识的开口反驳。因为在他们的认知中,原家守门人的身份,已经传承了数千年之久,一代又一代的人,不止是口头的说法,还有秘典记载为证,绝不可能是假的。
而在一时的冲动之后,原俊雄忽然回味过来,蓦然瞪大了眼,不敢置信的看着朝夕,“你你曾经来过原家”
还是那四个字
怎么可能
在原家秘典的记载之中,深渊之主始终在无尽深渊最深处沉睡着,未曾苏醒过,怎么可能穿过连接世界之门来到现世而且他还来过原家从他的语气来看,不止是偶然路过那么简单,至少停留过一段时间,甚至特意了解过接触过
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我曾与你们原家的少主,做过朋友”朝夕说着话,视线落在原俊雄身上,“怎么,你们原家的秘典之上,未曾记载吗”
又是一道晴天霹雳
原家众人直接被炸懵了,因为秘典之上,真的没有过记载
原俊雄花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勉强将那种震惊压下去,他内心里,还是无法去相信朝夕说的话,因为一句比一句更荒诞。
在原家,能被称作少主的,几乎就是下一任家主的人选,在家谱之中,必然会有记载。而原家作为守门人,任务之一,就是阻止深渊之主来到现世。在这样的前提下,若是朝夕真的曾经来到过现世,还与原家的少主成了朋友,这绝对会被计入秘典之中
可是原俊雄从幼时开始,就接触原家秘典了,这可以算得上是他的启蒙教材。之后的几十年里,他也会经常翻看,特别是在想办法救原安雅的那段时间,他不知道翻了多少遍,一个字一个字的看,试图寻找出可行的方法。
他很确定,绝对没有看到过只言片语的记载,也没有从家中长辈口中听闻过。
“你说的原家少主,是谁”虽然内心怀疑,但原俊雄也很清楚,朝夕说的话,不是没可能,毕竟这是深渊之主,没有理由来跟他们开玩笑。
但是怎么可能呢
就像一个荒诞的笑话,让人无法去想象和相信。
“原敏行,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
数千年的时间,无数代人,哪怕只是家主,也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对一般人来说,是很难完全记下来的。但是原俊雄不一样,他自幼天赋过人,但性格顽劣,被罚背过无数遍家谱,几乎所有名字,都记在心中。
他可以肯定,没有朝夕所说的这个人。
旁边的阿白,看着原俊雄的表情,就觉得有些不对,问道,“怎么,是没有这个人吗还是别的什么情况”
原俊雄点了点头,“家谱之中,不曾有记载。”
这件事,越发的扑朔迷离了。
原俊雄迟疑了片刻,而后问道,“不知当时原家掌门人是谁”
在朝夕眼中,普通人都是蝼蚁一般的存在,不值得他多看一眼,更勿论去记住名字。但因为原敏行是个特的存在,所以朝夕连带着记得他父亲的名讳。
“原明志。”
原俊雄听到这个名字,表情愣了一下。
“怎么,还是没有吗”阿白见了,微微皱眉。
“有。”原俊雄点头,“但是”
原明志这个名字,可以说是原家历史的开端,因为流传下来的,无论是家谱还是秘典,都是从这个名字开始的。
而关于这位先祖的信息,原俊雄几乎是倒背如流。他清楚的记得,原明志有一妻三妾两通房,这些女人一共替他生下了六个孩子,皆为女孩,没有一个男丁,最终只能从旁支过继了一个孩子过来,养在膝下,也就是下一任家主。而这个孩子,名为原鸿飞,并非朝夕所说的原敏行。
朝夕闻言,微微眯起眼。他脸上一直都是那种平静淡漠的表情,除了玉衡之外,连眼神都懒得给旁人一个,现在这样的表现,可见他对这件事的态度。
他的视线落到原俊雄身上,片刻后说道,“你们原家的每一个地方,我都走过,包括这个囚牢,在废弃之前,曾是十八层地狱。还有笼罩在这片土地之上的阵法,最初并非如此,经过很多次的改动,而我也参与到其中。”
仿佛一道炸雷在耳边响起,震得原家人脑子一片空白。
相比冷冰冰毫无生气的家谱和秘典,这个保护了原家大宅数千年的法阵,对原家人来说,意义更重要。可是它们听到了什么这个法阵的改进,深渊之主也曾参与到其中
开什么玩笑
作者有话要说中午好aataa新新电脑版大家收藏后就在新打开,老最近已经老打不开,以后老会打不开的,请牢记:网,,,请牢记收藏,网址 最新最快无防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