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力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今天也没能扬帆起航 > 第 140 章
手机屏幕有些脏,应禹名字那里显得略模糊。室内特殊的灯光一照,底下的数字号码快要亮到虚无。
周祁安没有立刻接通。
失踪的应禹,为什么会突然给自己打电话
从任何角度想,这都不合理,如果对方已经恢复通讯,应该先打给实验室的人才对。
周祁安果断拿出手杖。
应禹和大学生失踪得太突然,他不得不防着接通电话的刹那,自己也被拉入某个地方,先一步备好防身道具总没有错。
旁边,沈知屹盯着手机屏幕,说“免提吧。”
周祁安指尖几乎是轻轻扫过屏幕。
电话通了。
他开了扬声器,方便对面的声音更加清晰传来。
两边人谁都没有说话,一时间只有轻微的杂音闪现。
已经过去了几秒,正当周祁安眯着眼准备先开口时,那边忽然开始断断续续说话
“月上柳梢雄象海豹”
过分扭曲的音质,几乎听不出是应禹本人的声音,对面的噪音越来越大,很像是老旧录音机磁带卡顿时的嗡嗡感。
“兔子不乖,香飘十”
“滋”
一阵近乎尖锐的杂音爆出,那种刺耳有种穿透耳膜的痛感,下一秒电话戛然而止。
周祁安立刻回拨过去。
“您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周祁安皱眉又试了两次,最后放弃。
“月上柳梢,雄象海豹,兔子不乖最后一句话没有说完,”室内的温度好像都降低不少,先前的困意被消耗得荡然无存,周祁安沉思着“应禹做事利落,不会故意当谜语人。”
唯一的可能,对方不能把话说的太明白。
匆匆来电,没头没尾的结束,一切都印证着应禹的处境不是太好。
当然,前提是这通电话真的是应禹打来的。
通话结束后大约一分钟,门重新被推开,俞同拿着个密封袋走进来“所有资料都在这里。”
话说到一半,他敏锐察觉到气氛跟自己离开前不同。
“有什么发现吗”
俞同视线盯着桌上的监控照片,以为是周祁安从其中看出了什么信的信息点。
“没什么。”周祁安若无其事从他手中接过密封袋。
假设电话真的应禹亲自拨出,他先打给自己,有两种可能性,第一是应禹清楚自己会被卷入什么境遇当中,届时这些信息能派上用途;第二便是应禹不信任实验室的人,就像俞同之前暗示,应禹失踪会引发蝴蝶效应,或许实验室藏着什么敌对势力,令他不方便向实验室求助。
第二种可能性极小,但一切都是未知的情况下,谨慎点总没坏处。
“我先回去了。”周祁安站起身。
俞同点头“我开车送你们。”
坐着改装车,在彻底走出迷雾
前,周祁安要求停在这里就行。
俞同也不多问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给他留下一张名片后,原路匆匆折返,看上去也十分忙碌的样子。
确定四下无人,周祁安面容中多出一抹严肃,主动谈论起电话里的内容。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这是相当著名的一句诗。
雾中涉及游戏方面的信息,不用过多避讳。周祁安继续说下去“应禹曾和我有约,月底组队下副本,或许他是暗示我会下副本,而且还会和他下一个本。”
这句话主打一个身份证明,证明打电话的为其本人。
沈知屹并未立刻发表意见。
与其说是暗示,不如说是笃定的提醒。如果在副本中有危险,并且有办法拉人进去,应禹会优先联系实验室,专门告知周祁安,说明副本会主动找上门。
周祁安“雄象海豹”
这个词晏阳区市民都不陌生,曾是热门网络用语。
起因是个俗套的捉奸在床故事。妻子把丈夫打进了医院,男方家里人怒骂女方并要求追究责任,丈夫悔恨表示都是自己的错,还跪求女方原谅。
结果没两天,情人悄悄来探望,两人打得火热,没多久丈夫第二次被捉奸在床,还是在病床上。
动静闹得很大,被拍成视频在网上传播,视频里妻子大骂丈夫是雄象海豹,丑还滥情。
动物界里象海豹十分花心,据说它们不是在交配么就是在去交配的路上。
这个词因此出圈,成为了当年的网络热梗之一。
周祁安沉思,类似的捉奸故事全国各地几乎每天都在上演,故事本身包含不了多少信息点。
但如果和副本联系起来
他看向沈知屹,后者的话和他想到一处“可能和副本通道有关。”
雄象海豹的故事主要牵扯了三个地方一是捉奸酒店,二是捉奸医院的病床上,三是海洋馆。当年这个梗兴起时,很多人专门去海洋馆发视频打卡,科普这种动物。
周祁安稍微用手机一搜索,巧了,三个地点中,医院和海洋馆都有过灵异事件的传言。
“离市中心也不远。”
那半小时的大雾时刻,这些区域应该也属于被覆盖的面积。
至于后两个,兔子不乖和香飘十x,香飘十x估摸着是香飘十里,代表食物或者什么。至于后一个,周祁安实在联想不到。
沈知屹“还是可以联想一下的。”
“嗯”
“兔子或许和斯先生有关。”
周祁安眼前一亮,一拍手道“差点忘了,还有这么一号人物呢”
“”
周祁安觉得不怪自己,怪斯先生存在感太弱了。
沈知屹想了想,还是说了句“花古城副本才见过。”
周祁安沉默了一下,果然长时间高度紧绷神经有弊端。
沈知屹觉得偶尔忽略也不是什么
大不了的事“不碍事,回去一见到你家的巴士,也能立马记起来。”
你说的对。
周祁安望着沈知屹,心中的疑惑反而增加了。
明明才下副本不久,沈知屹却像是很了解斯先生。就算对方和穆天白是一个人,后者玩家编号很新,代表才进游戏不久。
沈知屹不该和斯先生有过什么交集。
在他开口前,沈知屹先一步说“时间不早了,不如叫上伯母来我这里一起吃饭。”
“我妈下午喜欢和王阿姨打麻将,不会”
“吃完饭,让伯母顺便提个礼盒走。”
周祁安想起上次沈知屹给他妈带的古怪礼盒,里面是吃食,他放弃思考具体是什么原材料。
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沈知屹主动说“都是豆干类吃了不容易长胖的食物。”
周祁安闻言目光一动,过分吞噬怪物可能会实现二次进化永远陷入游戏,老母亲的自制力明显不如上司。将沈知屹的话翻译一下,礼盒里的东西,能产生饱腹感,但能量远远不如正常怪物。
相当于抑制他妈食欲的同时,间接减缓对方二次进化的步伐。
他拿出鬼庙得到的养生袋,介绍用途,说“我准备找个机会让我妈把它吃了。”
沈知屹听完,沉吟道“可以一试。”
经历一个副本的磋磨,衣服皱巴巴的,上面还有血和汗水。
和沈知屹约好时间,周祁安独自打车回家,准备先回去换套衣服。
熟悉的老破小一如既往残破,周祁安推开老旧的单元门,准备上楼时,忽然后退了几步。
他绕回一棵附近的大树下,只见草丛堆里有一个烟头。
虽然只有一个,但还是引起了他的警觉。小区总共也没几栋楼,入住率一般,周祁安对这栋楼住户了如指掌,确定没有人吸烟。
他半蹲下身,这两天应该才下过雨,土还很湿。
地上没有明显鞋印,但野草一根根无精打采贴在地上,和旁边长势茂盛的草对比明显。
“有人曾经踩过,踩得时间还不短。”
周祁安站在同一位置,抬头。
从这个角度,刚好能很清楚地看到自家楼层,位置很隐蔽。
周祁安垂下眼,冷笑一声,片刻后重新上楼。
周母的作息一向稳定,她正准备去打麻将,看到周祁安张口就来“一声招呼不打,跑出去几天。找到对象了吗”
这话就像在问在干什么你吃了吗一样自然,都快成为她的口头禅。
周祁安“找到饭了。”
女人头发丝隐隐有要立起来的趋势。
周祁安及时补救“妈,沈知屹说请您吃饭,还准备了伴手礼盒。”
前半句面无表情,听到后半句时,周母头发稍微柔和了点“算是个懂礼数的孩子。”
罕见听她满意一个人,但多余的
话却没说。
周祁安见状,思考他妈究竟是什么选儿媳标准。
17春风遥的作品今天也没能扬帆起航最新章节由全网首发更新,域名17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迄今为止亲妈在看到一些nc时,会疯狂往儿媳方向考虑,但面对一些明显不是正常人的存在,反而又兴趣寥寥。
周祁安模糊有些猜测可控,有攻击性或者物种不同。
他妈心目中的理想儿媳似乎首先她要能打得过,其次要能给自己带来危险或者方便配冥婚。
“嘶”
周祁安摇了摇头,好端端的,怎么突然想起拿沈知屹去对比选媳标准。
一定又是缺乏睡眠惹的祸。
约在七点吃晚饭,周祁安并未立刻出门,先在房间看了会儿资料。
能提取的信息俞同差不多都说了,他也没瞧出什么特别的。
出门前,周祁安给韩丽发了条消息帮我查一下禾胜康医院,极地海洋馆,还有珑珑酒店。
韩丽回得很快,显然不在副本里查什么
周祁安有没有新增副本通道或者灵异事件一类。
韩丽的消息渠道还算广,善于总结,在这方面应该得心应手。两人又合作坑过红斗篷,韩丽是个聪明人,知道这件事泄露的后果。
有把柄有畏惧,基本掐灭了有二心的可能。
对比庞大的实验室,这样的人用起来放心很多。
一切安排好后,周祁安换了身轻适的运动装,和周母一起同外出。
四十分钟后,母子双双在市中心一处豪华别墅外驻足。
“小沈干什么生意的”
周母没有钥匙也能看见违建建筑,一定程度免疫幻境。
当初尤马莫名其妙扔了个桃花枝,后来周祁安在游戏商城里看到过,价格高昂,属于致幻类武器,结果直接被他妈轻描淡写掐断。
周祁安抿了抿唇。
武力值上司应该要胜于亲妈,但他不克幻境。
各有所长。
很不幸,他们的矛头都对准自己。
“教书。”
周母捋了下头发“老师肯定是什么野鸡学校。”
不然哪能黑这么多钱,搞大房子。
周祁安重重点头。
妈妈,您说的太对了
有钥匙自然是直接开门进去。
门一开,立刻有雾气涌来,周祁安下意识紧绷着身体,有种进副本的感觉。
一双大手他从肩膀掠过,关上门。
沈知屹不知何时出现,先解释说“我去截留了一些雾气,让屋子里的环境可以有飘飘欲仙之感。”
“”周祁安有时候挺佩服他。
不是每个人都能顶着张知识分子的脸,信口胡说。
沈知屹先邀请周母去客厅休息,后者对走廊那些名贵的艺术画作很感兴趣,慢悠悠观赏着。
周祁安在雾气中闻见了火锅味,挺呛人,辣椒应该没少放。
沈知屹看了他一眼,两人走到饭桌边。
瞥了眼咕噜咕噜冒着泡的锅底,沈知屹说“把养生袋丢进去吧。”
“”
“不然伯母应该不会吃。”沈知屹淡淡道“我查了下,网上说,好的火锅底料涮塑料都好吃。”
就着这片雾气,神不知鬼不觉就能全吃了。
周祁安感叹“金莲啊。”
天生会下毒的胚子,连大环境都能考虑到。
“什么”
“没什么。”周祁安从容把养生袋丢到锅里“在夸你能干。”
一桌子丰盛的菜肴很快全部摆好。
周母对火锅的热爱程度和对麻将是一样的,沈知屹倒是阴差阳错让她更加满意这顿晚饭。
周祁安晚上不想吃太辣,单独盛了碗米饭,准备涮着牛肉片,再拌个鸡蛋搭配吃。
米饭晶莹剔透,周母赞叹沈知屹家电饭煲看上去很能干。
“让它也上桌吧。”
沈知屹佯装没有听见,用公筷夹着养生袋放在周母碗中“您尝尝这个。”
周母面上的笑容敛去两分,面无表情垂眼“这是什么”
周祁安心顿时悬了起来。
沈知屹“海鲜。”
养生袋煮了后有些像墨鱼仔,不过仔细看差别还是很大。
“辐射变异了,半价,便宜。”
“这样啊,”周母点头“看不出你还挺会过日子的。”
知道节省。
周祁安动筷的手微微一僵。
这种扯淡的对话,你们到底是怎么进行下去的
原本周祁安担心养生袋材质问题,能不能被咬烂,或者咬烂后,功效会不会减弱。但他小看了亲妈的吞咽能力,压根没怎么咬,类似蟒蛇般,直接吞下了比食道粗很多倍的道具。
另一边,沈知屹平静帮他们两人倒上水。
他从不怀疑这家人的吞咽能力。
当初周祁安生吞五星级鱼目的一幕,还在他记忆中熠熠生辉。
养生袋下肚后没两分钟,前一秒大家言笑晏晏,突然,周母放下了筷子。
碗筷碰撞间,发出叮的一声。
声音不大,周祁安轻轻吸了口气,猛地坐直身体,但没敢抬头。
一道冰冷的视线落在了他身上,周祁安做足心理准备,小心尝试抬眼,正好看见母亲似有似无地勾起嘴角,眼中没有丁点笑意。
这一刻,她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像是看刚刚吞下去的养生袋。
骤降的僵硬气氛持续了几秒,就在周祁安脊梁骨都发寒时,周母再次动了。
“我吃饱了。”她起身时动作幅度很大,椅子和地面的摩擦声尖锐刺耳,阴森森撂下一句话,周母坐去客厅看新闻。
电视机声音开的很大。
新闻上在播报哪里的岛屿被淹没了,因为雾气周祁安看不清周母脸上的具体神态,但
那蠕动的发丝已经在宣告着对方的不满,脚边还有几条蛇盘旋吐着信子。
“呼。”
周祁安长松口气,身体迟钝地放松了下来。
比他想象中的情况要好很多,好到他都想唱一首世上只有妈妈好。
食欲是异化人类的本能,自己强行阻止这种本能,挨一顿毒打都是轻的。
周祁安的目光重新回到沈知屹身上,亲妈在场,他暂时不方便询问一些想要知道的事情。
“会渐渐好起来的。”沈知屹意有所指。
周母中途离桌,至少证明了生吞养生袋,确实带给了她一些饱腹感。
周祁安有些心不在焉地扒拉了几口饭。
涉及到食欲问题,他不可控制地想起了不久前才做过的恐怖梦境。梦中,母亲垂死躺在垃圾桶旁,上司也在血泊中,更远处还有不少尸体应该是尸体吧。
那是一个如炼狱般的场景,直觉告诉周祁安,那个场景中,没什么活人。
后来场景便开始急剧变化,两人在啃食着什么。
“那会不会就是他们变成怪物的契机”
副本里的什么东西,流入了现实世界,就像养生袋一样,有食用价值
火锅热气缭绕,没能将周祁安因为倦意而苍白的皮肤衬托出些血色,沈知屹放缓语调说“回去后好好休息一下,剩下的等你醒来我们再说。”
周祁安没有逞强,微点了下头。
副本里的伤出来后会痊愈,但有些后遗症其实一时半会儿无法消除。就像大学生失踪前最后去了药店,应该是云晶的副作用还没过去。
和鬼市管理者所有的对话都像是在脑海中进行,他到现在头还在隐隐作疼。
饱餐后,周祁安精神状态得到了稍稍的放松,他坐姿也没先前那么紧绷着,正当要喝口水润润嗓时。
“叮铃铃。”
“叮铃铃”
手机早前从振动调成了响铃,催命般地不断响着,声音很大,仿佛下一刻就会从口袋自己跳出来。
周祁安身子微微一僵,少顷,仰头长叹“这还让我怎么休息”
怎么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