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长唐郁联系我们了”
“唐郁按照信上的邮箱地址给我们发来了一封邮件”
变色龙立即放下了手头上所有的事情,飞速点开了唐郁发来的第一封邮件。
致总部
你们好,今天是唐晞的生日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欢迎你们来我家参加生日宴。
异常简短的一封邮件,署名是唐郁。
“唐晞是谁”
这是总部所有人的第一反应。
他们调查了唐郁一圈的人际关系,都没查到唐晞这个人,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
唐晞和唐郁是什么关系
为什么唐晞的生日会在唐郁的家里庆生
又为什么唐郁要邀请他们去参加唐晞的生日宴
“队长,我们要怎么办真的要去吗”一个队员小心翼翼询问道,对他们而言,这场生日宴的危险程度不亚于鸿门宴。
他们有过和唐郁会面的打算,但见面地点却不该是唐郁家中。
那里是唐郁的地盘,总部想要做点安全措施都无从下手。
“去。”
“可、可是队长”
“如果他真的要对我们下手,不管见面地点约在哪里,以他的实力,我们都没办法抵抗。”
当总部紧急准备好生日礼物、全副武装抵达友爱小区时,已经是晚上八点。
变色龙和雪瞳上门拜访,其他人在友爱小区外等待。
这一次上门,变色龙选择乘坐电梯。
电梯显示屏上的楼层数一下一下往上跳,一旁双眼缠绕着绷带的雪瞳突然开口道“你很紧张。”
这是第一个这样说的人。
变色龙在担任队长的这段时间,他表现得一直很镇定稳重,光看言行举止堪称天衣无缝。
没想到居然是雪瞳这样一个“瞎子”,看穿了他的内心。
“也许你像我现在这样看不见,反而会好一些。”雪瞳说。
电梯门打开。
变色龙没有回应雪瞳,他走了出去,站在门前,深吸了一口气,敲了两下门。
“吱呀”
房门自动打开。
半开的门缝里并没有出现那只蓝眸,变色龙高悬的心颤了一下,他伸手推开了房门,屏住呼吸朝着屋内看去。
屋内没有开灯。
唯一的光源是摆在桌上的老式生日蛋糕上的烛光。
整间屋内昏暗得厉害,一道人影坐在桌旁,阴影吞噬了他一半的面容,另外半边被烛光点亮。
映着烛光的蓝眸漫不经心地看了过来。
变色龙在脑内模拟过很多次这张脸不带口罩的模样,但依然是呆住了,他不知道自己维持了多久的呆滞,只知道回过神来时,雪瞳已经向唐郁道完了歉。
“对不起。”雪瞳这样说道。
“你的眼睛还好吗”唐郁盯着
雪瞳眼睛上缠绕的绷带。
这是变色龙第一次听到唐郁的声音,很温柔的音色,似乎能抚平每个人心中的忐忑,温柔到让人分不清是他的音色如此,还是唐郁这番话里藏着真心的关切。
一直都自诩看不见唐郁就没事的雪瞳僵了片刻,才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谢谢您的关心。”
“那就好。”唐郁柔声道“请坐。”
不需要变色龙帮看不见的雪瞳找位子,从四周涌现出来的阴影化为一只手,在唐郁的控制下将椅子拉开。
在对待客人上,唐郁比总部想象得更加周到。
雪瞳坐了下来。
变色龙没有直视唐郁,他的视线落在了唐郁的下颌附近,模样谦卑地自我介绍道“您好,初次见面,我的代号是变色龙。这是我们为唐晞准备的生日贺礼,祝今天的寿星生日快乐。”
说着他取出了总部精心准备的礼物。
视野里的下颌精致雪白,虽然变色龙努力将视线定格在下颌不去看那双蓝眸,但人的视线毕竟无法做到和镜头一样精准,因此他还是扫到了那淡色的唇。
那唇角微微扬起,让人分不清是一个很浅的笑意,还是唐郁在说话时唇角随着口型的轻微上扬“变色龙先生,我们应该不是第一次见面吧。”
脑海里轰的一声。
唐郁当时发现他了
变色龙递出礼物的手僵在半空。
唐郁静静坐在椅子上,没有起身去接变色龙递来的礼物,一道阴影化为的手从黑暗中钻了出来,接过了那两份生日贺礼。
手上的分量一空,变色龙才从那种巨大的冲击中回过神来,他张了张嘴,有些慌乱地解释道“很抱歉,但当时我只是想给您送信”
“请坐。”唐郁柔声道。
那温柔极具魅力的嗓音这一次似乎并不能缓解他的内心紧张,变色龙的心脏跳得格外快,似乎每次靠近唐郁,他的心脏都会快到要破出胸腔。
“好的,谢谢您。”变色龙声音微哑、略显局促地坐了下来,没有任何队长、a级异能者的风采,一眼过去就被唐郁牢牢压了一头。
变色龙不动声色地朝着四周观察了一圈,房间很昏暗,他并没有在这个家里看到寿星唐晞的身影。
今天是唐晞的生日,但寿星却没有出场,这是什么情况
虽然有一肚子疑虑,但变色龙并未直接开口询问,“总部还专门为您准备了一份礼物。”
“这是总部的记录本,里面记录了总部收集到的所有和诡异相关的信息。”变色龙说着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灰扑扑的本子。
记录本虽然可以复刻,但总部总共制作的数量不超过五份,因为除了上面的信息外,记录本本身的材料就十分珍贵。
从变色龙他们进门到现在一直保持平静的唐郁忽然一怔,他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盯着那灰扑扑的本子看。
变色龙介绍道“这记录本上还有很多的空白页,您
可以把它当成最保密的日记本,只要您不想,就没有任何人可以窥探上面的内容。”
dquo因为记录本的纸张是总部用当初黑暗一小时里从天上掉下来的诡异残骸制作而成heiheirdquo
想看甜画舫的第四天灾都觉得我是万人迷吗请记住的域名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残存的熟悉气息从那灰扑扑的本子上传来,唐郁伸出手,抓住了那薄薄的小本子。
似乎抓住了过去的“它”。
趴在唐郁大腿上的幼猫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那灰色的记录本,又看向有些失态的蓝眸,它轻轻地叫了一声。
唐郁听到猫叫声,他下意识伸出手抚摸着腿上趴着的幼猫。
“这上面记录了所有总部已知的诡异,有些并不完善,如果有您知道的诡异信息,总部十分欢迎您来进行补充完善”
选择记录本当作总部赠送给唐郁的礼物,是总部再三考虑后做的决定。
这个礼物记录了总部的许多重要资料,不会轻易给旁人展示,但总部很愿意以此来和唐郁进行信息互换。
就比如上面资料待完善的鬼公交。
变色龙说话时一直低着头,他现在已经不敢直视唐郁那张脸,不管是眼睛还是下巴还是唇,但说话间完全不看对方又显得很不礼貌,因此变色龙将自己的视线强制停留在唐郁的腰腹位置。
唐郁今天穿了一件黑衬衫,还有一条黑色长裤,和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装扮很像,哪怕这时的唐郁胸口没有别着白花,变色龙的脑海依然忍不住将这身纯黑的穿搭和那朵白花挂勾。
昏暗的灯光落在了唐郁的手背上,上面蜿蜒的青筋被黑色袖口遮住,这只手原本是自然垂落在大腿上的,但不知怎么了,忽然微微抬起。
那是一只很漂亮的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修剪过的指甲圆润光洁,此刻在变色龙的注视下,那雪白的手在大腿上方的空气部分像是在轻柔抚摸
可那个地方明明什么都没有。
变色龙的大腿莫名一阵酥麻,他飞速移开视线,狼狈地别开头。
“冒昧问一句,今天的寿星唐晞在哪里”一旁的雪瞳开口道“我似乎没有听到他的声音。”
“它就在这里。”唐郁漫不经心道,“是我家的小猫。”
在来之前,变色龙就背下了唐郁的所有资料,包括唐郁臆想出了一只猫,在这个时候变色龙一下子就明白了唐郁刚刚在摸什么。
变色龙重新看了过去,他看到那淡粉色的指尖仍旧逗留在大腿上方,而那个地方并没有猫。
手指轻抚时慢条斯理,让人忍不住将视线落在那晃荡来晃荡去的指尖,似乎那里会荡漾出一股幽香。
“欢迎你们来参加它的生日。”淡粉色的唇张开,唐郁吹灭了蜡烛。
这天回去后的夜里,变色龙做了一个梦。
他梦到了唐郁。
梦里的唐郁穿着一身黑衬衣、黑裤子,胸口别着一朵白色纸花。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唐郁的装扮,但又有些不同。
这一次的唐郁戴着黑色蕾丝手套,手套镂空处透出的肌肤雪白无暇,白到惑人。
唐郁翘着腿,大腿交叠在一起,他四周都是烛光,身上的气质清冷诱人。
烛火在蛋糕上摇曳,晃动在那双神秘的蓝眸中。
“我的丈夫死了。”清冷温柔的嗓音在昏暗的光线里,如老唱片中迷人的嗓音不急不缓地响起。
“我参加他葬礼的那天,你也在场。”淡粉色的唇一张一合,唇角微微上扬。
那被蕾丝手套包裹着的指尖落在了大腿上,修长的手指往下延伸。
“你在偷看我。”
餐桌底下。
唐郁的脚尖轻轻踢了他一下。
梦境在这一刻猛烈晃动,变色龙大汗淋漓地从梦中惊醒。
他睁眼呆呆望着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剧烈的心跳声震耳欲聋,急促的呼吸声像是旋风般刮过。
唐郁果然可怕
一定是唐郁用了梦鬼的能力
一定是这样的
甜画舫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希望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