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力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路人甲被迫开马甲后 > 第 146 章
翌日。
没有拉密的窗帘让清晨的阳光投入卧室内,时间一点点移动,阳光投在了沉睡着的少年面颊上。
少年皱了皱眉,慢慢睁开了眼睛,眸中满是迷茫。
他看清了所处的环境。
雨宫真“”
我是谁我在哪我怎么会在这儿
不是,我应该在车里啊。
卧室的门把手向下压了压,来人尽可能轻声地打开门,向里探头一看。
“噢,你终于醒啦。”十束多多良松了口气,不再小心翼翼地生怕惊醒少年。他的手里还抱着一沓衣物。
雨宫真满脸惊恐,一骨碌地从床上爬起来。
“这、这里是”
怎么看着有点像尊哥的卧室啊
十束多多良“是kg的房间哦。”
雨宫真“”
竟然猜中了
十束笑道“你昨天在车上睡着啦,草薙哥就把你搬上来了。他们还在你床前说了一会儿话,没想到你睡是是真的沉。”
“是累了吧睡了一觉,感觉好点了么。”
雨宫真绷着小脸,说“可能是力量消耗太大了我平时很警觉的。”
十束多多良一眼看透,这是害羞不好意思了么他忍住笑意,对雨宫真说“嗯,我知道的。已经中午了,准备了你的午饭,要下来用餐么”
雨宫真对于干饭一事向来积极。闻言,他想都不想就点头“要”
“全新的洗漱用品在卫生间,你拿去用。”
“好噢。”
“这是换洗衣服,不清楚你的尺码,不合适的话要说哦。”
“嗯嗯谢谢先生。”雨宫真连忙道谢。
好险,差一点就脱口而出多多良的名字了。
十束笑道“对我就不需要敬称啦,太疏远了。我叫十束多多良,喊我十束或者多多良都可以。”
雨宫真“十束哥。”
十束眨了眨眼,笑着应道“嗯”
少年接过衣服,不自觉地望青年的手臂上瞥去。
“是担心我的伤口么”十束多多良主动卷起袖子。
昨夜擦破的地方已经被妥善处理好,那本就不是什么大的伤口,只是看着凄惨而已,消毒贴块纱布就好,完全不会影响正常生活。
雨宫真松了口气,没事就好。
他有些局促地说“那我先去洗漱了。”
十束给他指了浴室的方向“去吧。”
雨宫真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他沐浴的时候,复盘了一下昨夜的情况。
他没有骗十束多多良,哪怕体术再烂,他也是有基本警惕心的。
何况是从车上被抱进二楼的卧室,不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但他就是睡得昏天黑地,进入深眠状态。
雨宫真一直以来都在饥饿红线徘徊,
哪怕一口气吃十份五星便当,也只是治标不治本,满足的是人类基本活动所需的精力值。但对于更深层的能量需求,是无法补给的。
他昨夜吃掉了无色之王三分之二的力量,是直接进行的能量补给,会感到困倦,恐怕也跟这个有关系,他需要在沉睡中平衡吞入体内的力量,让身体在最短时间内、没有后遗症地适应它们。
雨宫真慢吞吞地往头上套t恤,恢复了从容的心态,没刚睡醒时那么慌张了。
反正戏都演得差不多了,睡一觉,问题不大吧。
就一个晚上,不会错过什么大事的啦。
怀着这样的心情,雨宫真没有呼唤久野弥生。他折返回周防尊的卧室,把乱成狗窝的被子叠好,床单扯直,枕头规规矩矩地摆放整齐。
“我可是有礼貌的好孩子”雨宫真双手叉着腰自夸道。
他合上卧室门,调整好表情,做足心理准备,踩着楼梯“哒哒哒”地下楼去了。
雨宫真本以为会看见一屋子人,没想到酒吧门可罗雀,压根没几个人。
雨宫真顿了一下,十束多多良听见脚步声,探头招呼他“在这边,小真,快来。”
雨宫真应了一声,匆匆过去。
酒吧内部划了一个角落,用来放置餐桌,布置得很温馨,桌上已经摆好了餐具碗筷。
“醒了啊。”草薙出云说,“午餐是蛋包饭,可以么”
“可、可以的。”雨宫真结巴了一下,显然有些紧张。他谨慎拿捏人设,竭力装乖和装陌生,挨个问好“周防先生,草薙先生,十束哥还有这位小小姐,中午好,对不起昨晚我睡着了,给你们添麻烦了”
还附带了一个鞠躬。
集体安静了一瞬。
安娜放下手里的勺子,跳下椅子,小跑过去,拉住少年的手掌。
“我是安娜。”边说,边把人往餐桌的方向带。
十束多多良笑道,“我还以为什么事呢,不要这么客气啦”
“对哦,你没有给我们添麻烦,是我们要感谢你才对。”
草薙出云正弯腰往蛋包饭上挤着番茄酱,问道“小真,你喜欢什么动物”
雨宫真下意识道“猫。”
“那就画猫。”草薙出云说着,开始用番茄酱画猫猫头。
周防尊已经用完餐了,手里把玩着一个烟盒,但没有抽。他侧过头看了眼少年,把身侧的椅子拉开,颔首示意。
“坐。”
“谢谢。”
雨宫真被安娜带到餐桌边,他的左边是安娜,右边是周防尊,堪称c位的待遇让他受宠若惊。
不对啊,大家的态度怎么如此自然亲切,搞得好像昨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就很茫然。
难道他睡着的时候真的错过了什么大事吗
正想试探着询问几句,草薙出云就把蛋包饭推了过来,香味扑鼻。
雨宫真“”
过去的事,回头再问也来得及
唯独蛋包饭,等不了一点会凉的
雨宫真毫不犹豫拿起勺子,习惯性道“我开动了”
草薙出云笑眯眯地“请分量不够要说哦。”
“嗯”雨宫真埋头就是吃。
周防尊拆了一盒草莓牛奶,懒洋洋地叼着吸管。身为吠舞罗的王,他有个不为人知的爱好喜欢喝草莓牛奶。
冰箱里备着的牛奶看似是为安娜准备的,其实消灭牛奶的主力军是他。
雨宫真下来的比较迟,大家早就吃的七七八八了,此时还拿着餐具,没离开餐桌,也只是怕小孩一个人不自在。
草莓牛奶的盒子逐渐变瘪,周防尊看着黑发少年的侧脸,逐渐走神。
他想起了昨夜。
昨晚。
安娜对雨宫真使用了能力之后就哭得停不下来,问她发生了什么,她都说不全一句话。情绪非常激动,死活抱着周防尊不撒手。
没办法,只好先把安娜抱下一楼,慢慢劝哄来平复她的情绪。
那会儿,周防尊看到的就是这一张面容精致的侧脸。只不过当时少年是沉睡状态,任由他们三人兵荒马乱,他的睡颜无比恬静,雷暴估计都喊不醒。
挺神奇的。
安娜上楼时还是好好的,一眨眼,就哭着被抱下来了。
吠舞罗的人当时还没散,十束多多良惊得从沙发上弹起来,不慎被带着药水的棉签戳到伤口,痛得整张脸都扭曲了。
他还没关心安娜,安娜已经挣扎着从周防尊的怀里跳下来,又跑过去抱住了十束的腰。
“你能够活下来了,多多良。”安娜说道,嗓音里还带着点哭腔。
大家疑惑不解,以为安娜在说今晚的意外。
十束多多良却脸色一变,沉默许久,哑声问道“安娜,我的命运改变了吗”
安娜点头“还有尊,也”
大家这才意识到这两人的对话另有玄机。
周防尊问“安娜,你看见了什么”
栉名安娜深呼吸好几次,才慢慢冷静下来,说出了自己看到和知道的一切。
原来她早就知道十束多多良有一天会死亡,并且十束多多良自己也知道这个预言。
安娜尝试过很多次,仍旧无法看清未来,她只知道十束会因意外而死,但并不知道死亡的原因和时间、地点。
一旦说出这件事,吠舞罗必定会非常紧张,并且因为大家并不知道“死亡预告的具体时效”,这个紧张就没有期限。
因此十束多多良阻止了安娜告知众人,让她保密。
然而,一直处于迷雾中的未来,突然能被观测到了。
安娜与那位少年「感应」之后,进行了「链接」。
她看见了十束遭遇伏击,吠舞罗紧急出动却没能救下十束。她看见达摩克里斯之剑的加速崩溃,
看见周防尊为了阻止掉剑,胸口被利剑穿过。
坠落的王剑化为光点消散,落在一个人白皙的掌心里。安娜看不见这个人是谁,她是第一人称视角,没办法看见这个人的脸。
本作者云长绘提醒您最全的路人甲被迫开马甲后尽在,域名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问题就在于
能被百分百准确预见的事情,甚至连王剑落下的碎渣都能看见的精细场景,已经不是未来了。
这个未来已经被改变,不复存在,所以安娜才能看得这么清楚。
她情绪崩溃,是突然受到了周防尊死亡的冲击。但周防尊现在还好端端地站在她的面前,安娜才能有勇气回忆「感应」到的场景,并诉说于众。
唯一疑惑的是,她一般都是以上帝视角来看,这一次却好像是以吠舞罗的某个人的视角来看的。
安娜并不清楚,她看见的其实并不是什么不复存在的未来可能性之一,而是真真切切发生过的事。
安娜看见的,不是未来,而是久野弥生的过去。
她通过精神链接,连上了雨宫真身体里最强大的精神力那是久野弥生的精神力。她链接的是久野弥生,看到的是久野弥生的视角
可惜安娜并不知晓,情绪不稳定的时刻也无暇多想。
安娜唯一能确定的,就是
“他改变了吠舞罗的命运。”安娜低声道。
没人说话,大家沉浸在惊愕之中,还没反应过来。
周防尊是绝对强大的王者,吠舞罗从未想过有一天赤王会以这种方式离开他们。
而一切的源头,竟然是一个小人的算计,一次所有人意料之外的伏击。
“安娜,能感应到那个银发杀手的方位吗”草薙出云问道。
安娜摇了摇头“还不行。”
“那雨宫真”
“他没有恶意,是好人。”
草薙出云确定了吠舞罗今后对待少年的态度,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安娜看向周防尊,眼尾还是红色的,声音已经平静下来了。
“尊。”她问,“你要怎么做。”
周防尊轻轻摁了摁她的发顶,抬眼扫视了一圈他的族人。
“胆敢算计吠舞罗,就要付出代价。”
“把人找出来,烧掉。”
他轻描淡写地说道。
众人心头一震,顷刻间振奋起来,如拨云见雾一般有了方向。
管他前路是何去何从,管他敌人是何方神圣,吠舞罗只需要做到一件事
追随周防尊的脚步,贯彻周防尊的意志。
无怨无悔,不问缘由,不问生死。
吠舞罗齐声高呼着
“noboodnobonenoash”
那天晚上的口号呼声震天响,几乎要掀翻屋顶。草薙上去看过,说雨宫真的睡姿都没有变过分毫。
所以是怎么才能睡得这么沉的。
睡眠困难户周防尊百思不得其解,好奇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