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斯南是坐着轮椅过来的。
克里斯托的学生对沈斯南的状况都很关心当然一部分是想看热闹。
闻槿二人定住了脚步,有认识的学生会的某个学长快步上前和沈斯南交流。
道路拥挤,好在风纪委员的人迅速出现维持现场秩序。
闻槿感觉到肩上搭上来一只手。
盛珣“怎么站在这里不动”
年轻英俊的少年穿着白色为基调的西装,金色的刺绣繁复高贵,呈现出一种介于少年感与成熟感之间的魅力。
钱盈嘴比较快“看到沈会长了,凑个热闹。”
盛珣说“这里人太多,先过桥再说吧。”
人多拥挤,要是发生了踩踏事件,那可就危险了。
林听作为代理学生会会长要控场,钱盈看闻槿和盛珣相处起来挺顺畅,自己扭头去找了心仪的舞伴。
盛珣颇像是童话里的骑士,他身姿挺拔,加上两套衣服是沈女士精心准备的,两人走在人群里,郎才女貌很是般配。
盛珣很体贴地握住闻槿的手,保持在正正好、不会让人觉得冒犯的力度“等下会有点拥挤,记得跟紧我。”
闻槿凑近一些,场内人来人往,两人几乎靠在一起,近到彼此的呼吸都可以清晰地听见。
她小声问他“今晚大概会持续多久”
盛珣低下头“两小时左右就可以走,但很多人会玩通宵,去年就闹了一整夜。”
末了,盛珣补充了一句“想走的时候和我说,我们一起走。”
太可靠了
闻槿放下心,她开始打量四周。
不过在舞会开始之前,她收到了一条消息是沈斯南主动来联系了她。
沈斯南开场后,方便来二层的阳台找我吗
彼时乐声刚刚响起,闻槿将手搭在了盛珣的掌心,他很绅士地轻轻握住。
沈斯南今天为什么会来
有什么话一定要到学院里来说
舞步很简单,盛珣轻松将节奏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裙摆轻快地飘扬着。
只是闻槿还在想沈斯南的事情,盛珣很难捕捉到闻槿的视线。
在一个简单的旋转过后,盛珣轻声问“在想沈斯南吗”
闻槿“啊嗯,刚才给我发了信息,有点在意。”
盛珣弯下腰,那双灿金色的漂亮眼眸中没有对闻槿要放自己鸽子的不满。
“担心就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相比起她心绪不宁地想着沈斯南,不如结束共舞,让闻槿先去处理拖得越久,想的也就越久。
闻槿抓着盛珣的袖口,语速飞快“那我马上就回来。”
恰逢一曲终了,她提起裙摆,穿过人群上了二楼。
盛珣站在远处,大家都有舞伴,独自定在原地的他就略显古怪。
少年
望着闻槿的背影。
简直就像是逃出兔子洞的爱丽丝。
他很快将这种想法压了下去,朝着两侧看过来的人微微颔首,向着一侧走去。
江澈靠在那里。
这位不喜欢凑这种热闹的小少爷目睹了全程。
闻槿没有选他的礼服,这点江澈之前就有预料到了。她可以不接受,但他不可以不准备,这毕竟是心意。
莫名的,有种和那些落选的家伙统一了战线的感觉。
闻槿今晚很漂亮,江澈已经在这里酸了好一阵,原本打算跟上跑走的少女,但看见了二楼的江阙。
好吧,估计是沈斯南的事。
沈斯南重病,江澈不蠢,知道要避其锋芒。
江澈对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家伙一直看不顺眼,倒是乐意看他吃瘪。
江澈手环胸,靠着墙冷淡道“要亲手把她推远么”
盛珣轻飘飘地回应“原来我看上去像是那么大度的人。”
他慢条斯理地整理着袖口,说出的话有种胸有成竹感,让江澈本能地不快。
“你不了解她。”
这不是在将她推远,是在让她留下。
闻槿推开门。
露台的风大,现在学生们都在楼下,这里倒成了最安静的地方。
轮椅靠在一边,沈斯南站着,他身体大半的重心依靠在栏杆上,浅色的眼眸望向远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这样的人,想的总是要比别人更多一些。
习惯了处于高位去看他人,洞悉了他人的行为模式以后,沈斯南就对这个世界大多数事情都丧失了兴趣。
很多时候,沈斯南不知道活着有什么意义。所以循环于他而言,和日常生活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不冷吗”
他的感知能力大概也下降了不少,过了一会儿像是才意识到闻槿的到来。
回应是温和的,如同最初见到时的语气“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闻槿靠在栏杆上。
这样被风吹着,大脑都清醒了不少。
沈斯南坚持不进室内,闻槿干脆就在外面陪他吹风,克里斯托学院的风景很好,尤其是在灯火通明的状况下。
闻槿问“今晚跳舞了,和你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是要去找江澈练舞。”
她偏过头,问他“那时候是精心策划的遇见吗”
沈斯南缓缓摇了摇头“是偶遇。”
至于是不是,那也只有沈斯南自己知道了。
沈斯南缓缓舒了一口气。
“往常我都是在楼下。”
他很少感到疲惫,重复的日程也只是让沈斯南觉得无趣,但今天难得换了一个地点,他倒是发现了一点不同。
比如,克里斯托人造湖的湖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一艘小船,或许有人在其中。
闻槿“会不
会很累”
他温和道“周围的人都认为,这是我应该做到的事情,所以我就会去做到。”
况且生来的掌控欲令沈斯南对作“执棋者”这件事的接受度意外的高。
但终于在某一天,沈斯南发现自己之上还有更高维的掌控者神不可忤逆,只要轻轻一动手,他就必须随之而动。
“至于这个没有办法治疗的病或许也是想让我休息了吧。”
他鲜少这么多话。
今天的晚风微凉,大约让他多了些倾诉的欲望。
闻槿忍不住戳了戳沈斯南的手臂“别太担心,一定会好起来的。”
沈斯南有些迟钝地扭过头。
“这是安慰吗”
闻槿摇头“鼓励之类的。”
“可我为什么而活呢”
闻槿“为了人或者事,我喜欢写作,林听喜欢科研,许岁聿想做设计师当然,也可以完全没有意义的活。”
好感度80任务开启他想找到一个存在的锚点。
此时此刻,造物主全心全意地注视着自己。
沈斯南按在栏杆上的手向着闻槿的方向挪了挪,他动作还是有些迟钝,精灵般的尖耳朵染上了月华,很漂亮。
他俯下身。
苍白的唇上染了口红的颜色,终于带了点血色这是一个很浅的吻,好像只是单纯地触碰一下。
闻槿反应了一会儿,才意识到刚才那是沈斯南主动地亲了自己一下。
闻槿“”
沈斯南敛眸“谢谢。”
躺尸的q版小人抬起手揉了揉脸。
纤长的眼睫微垂,沈斯南轻声道“我会继续治疗等到五月的时候,一起去岛上玩一次吧。”
林听站在礼堂的二层往下看。
灯火通明的场地,穿着礼裙西装的年轻人们在场地内穿行,透露出这个年龄的蓬勃朝气。
看上去还算和谐,如果能保持着这样公平竞争的状态,大概到循环节点时,大家都能相安无事。
但林听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林听看向某处,靠着树站着的盛珣身边一个人都没有,高挑少年双手环胸,望着远处的眼眸眯起,但少了几分笑意。
一切都很顺利
真的是这样吗
黎眠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希望你也喜欢